大荒杂谈

拙丁解歌·三风老师陪你读《小仓百人一首》·(二)深山鹿鸣自呦呦

三风子
非我好古避世夺时,只因酒醉错步,跌入桃源
该主题已通过审核,享受薪火计划补贴

今天是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,早在《岁时风俗纪·重九》里我就说了,假期的最后一天,总是很难受的。

胃疼的时候正好也看到了今天要讲的和歌,于是不止胃疼,还觉得冷了:


奥山に

紅葉踏み分け

鳴く鹿の

声聞く時ぞ

秋は悲しき

译:

有鹿踏红叶,

深山独自游。

呦呦鸣不止,

此刻最悲秋。


冷,清,幽,深。

读这首和歌,我个人觉得能品味到以上四字,也就差不多了(体感温度)

秋天是文学的“井喷”季节,因为古人是真的喜爱着秋季,这不止是中国古人的专利,纵观东洋西洋,和秋有关的诗单拿出来列目录都能列个几天。而凡是诗人写秋基本跑不了两种感怀:

一为悲秋,二为悦秋。

诚如刘禹锡诗所说的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这是一种,而“你和成熟的太阳成为友伴”(济慈《秋颂》)则是另一种。

夫秋之悲者,在其阴冷。秋寒渐冷,人意萧疏,落木萧萧亦是一去不回,秋雨零落,其中早有悲意;秋之喜者,则见晴空朗日,秋高气爽,万事通透澄澈,喜悦自不胜矣。

以此来看,猿丸大夫的和歌应当算是前者。


诸君不妨试想一下吧,山中一定是幽静旷远的,不见曦月,即便是白昼的林中也无比幽暗,雾气裹着阳光从树的间隙投下寥寥几束,或是秋雨连绵数日,更添阴森。

c4e516591396679472dd8cbbdefee1a1d7bd6cfb.jpg

而就是在如此深山,宛如精灵的小鹿独自漫游,走到了落叶飘洒的林中,看上去的确是很有爱的场景,恰如诗经中的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”。

但诸君可知,远离人境的山中本就极为清冷,而环境的清幽往往也会为鸟兽的啼叫而被赋予了“悲”的色彩,宛如孩童在陷入孤寂时的啼哭。

小鹿形单影只走过山间,踏着飘落的层层红叶,引颈长鸣,引得四周回声蔓延开来,似呼朋引伴,又似自哀身世。

呜呼,何其幽哉,何其深哉。

顺带一提,有研究者认为这首和歌中的“紅葉”(もみぢ),也可以指黄色的落叶,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两个分歧:红叶固然优雅,但黄叶却更能凸显萧疏之感。

诸君觉得如何呢?

对此,我倒是觉得红叶更好一些,反而更能让深山里的清冷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原本这首和歌展现的凄清氛围里,红叶的香艳更能形成一种感官上的强烈冲击。色调单一的深山和浓艳的红叶林,本来看似不搭界的两种事物组合在一起,却能给人以极为特殊的印象,正如恐怖故事里,那嘴角渗着鲜血的红衣/嫁衣美女,让你心头一悸,却又不能自拔。

当然吾国的文学也很热衷这样的表现方式,比如早在《三峡》渔者所歌的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”。都是这种“空谷传响式”的手法。

ba3fe66317539be5afe8b74fef19aa5092235e4d.jpg


比起和歌的意境深远,作者猿丸大夫似乎在历史记载上的影子就略发单薄了。

41a5a59182d09d982d71b601e1929968a585d6db.jpg

我们只知道他是“三十六歌仙”之一,然而他的确切身份和生平都很难确定。针对他的生平相关,目前有四种假说:

一是猿丸大夫的出身,有传闻说他是圣德太子之孙,即弓削王;

二为猿丸大夫的名字解释,猿丸是名字,大夫是他的官职,可见他在朝中有一定的地位;

假说之三,认为猿丸大夫出身低微,是走街串巷的艺人(不排除是耍猴的);

第四种说法是以相貌取名,猿丸是人们形容他外表像猴子一样的绰号。

但能以一首和歌传世,猿丸大夫也的确是了不起的诗人。


之前说过,这次和以后的和歌赏读都会加入对书中插画,即浮世绘的介绍。

小仓百人一首原来是单纯的诗集,后来因为印刷业在岛国的发达,19世纪前后出版商“伊场仙”开始印刷附加浮世绘的小仓百人一首:

2fa3f4b67ff86163f1def1b3ff2528eddf6d626c.jpg

如图,即是取自歌川国芳等浮世绘大师的画作。内容多为歌舞伎故事,如第一首和歌配的是牛若丸,旁边有流行戏作小说家柳下亭种员的题记:

牛若丸远赴奥羽,途中投宿三河国富豪矢矧之家,与主人之女净琉璃姬琴瑟相合,互生爱慕,世人皆知也。


而本首和歌所附的浮世绘,则是取自日本有名的曾我兄弟复仇故事。

工藤祐经因为领地划分,与伊豆豪族伊东祐亲(曾我兄弟的祖父)产生争执,后来派遣杀手却误杀了他的儿子,曾我兄弟的父亲河津祐太。丈夫死后满江御前带着曾我兄弟改嫁曾我祐信,因此两兄弟才叫“曾我兄弟”。

之后时光荏苒,工藤祐经成为源赖朝的宠臣,兄弟二人也长大成人,兄长“一万丸”行元服之礼,继承曾我家家督,弟弟“箱王丸”被寄养在菩提寺·箱根权现社出家。

但命运恰恰让两兄弟无法放弃复仇的念头,因为当时源赖朝参拜箱根权现社,箱王丸一眼就看到随行的工藤祐经。

但工藤祐经并没有认出箱王丸,反而还送给他一把红木柄的短刀。

5b64ab218d62da924615e5312d3e11a5d85d4dcd.jpg

后来兄弟二人在源赖朝在富士山下狩猎时,潜入随行的工藤祐经的休息处,趁他酒醉将之刺杀,杀死工藤祐经的,正是他送给箱王丸的那把朱红色短刀。

曾我兄弟刺杀成功,却在逃走时被随行武士们死死围住,源赖朝念二人为父报仇深受感动,但并没有赦免而是就地问斩。

曾我兄弟虽然被处斩,但也自此名声大噪。曾我兄弟复仇事件,与元禄赤穗事件、键屋之辻决斗事件并称日本三大复仇事件。画中所描绘的,就是箱王丸持刀刺杀工藤祐经的场面。

这一故事因为曲折动人荡气回肠,被改编成能剧,歌舞伎,浮世绘等文艺作品,正如大家所见的这幅浮世绘,出自歌川国芳的手笔。除此之外国芳也绘制了另一幅两兄弟潜入寻找目标的画作:

1e51312bae5c2cd025552cb29f8a045062ff07cd.png

其实读到最后,笔者觉得这个故事和《隋唐演义》里秦叔宝的经历有点像。当初秦琼拜杀父仇人“靠山王”杨林为义父,之后又为父报仇杀死杨林。同时也有点春秋战国时期四大刺客的味道。

不得不说古往今来,复仇故事,复仇文化,确实都很精彩。西方哈姆雷特,东方的赵氏孤儿,可以说都是复仇文化浸润下的佳作,奈何现代烂片排队,为了造大背景声势肆意强X那些佳作真是……

扯远了。


以上就是《小仓百人一首》之第五首和歌,如果诸君有什么感悟或者别的想要探讨的东西,也请留在评论区里。

明天,我们下一首和歌再会。另外秋深风凉,还望各位多加件衣裳,注意防寒保暖。

+ 20 EXP
感谢分享
3
评论
举报
编辑于:2019/10/07 15:39
发布于:2019/10/07 15:34

评论(7)

维尔维亚
⊙ω⊙
1#

这个故事倒是让我想起了战国时的刺客

不过这俩兄弟有点缺心眼啊……为啥不一个人去呢,好歹留点香火不是……

回复
举报
2019/10/13 17:28
三风子 (楼主)
维尔维亚
2019/10/13 17:57

打虎亲兄弟,报仇这事都得上,

回复
举报
维尔维亚
三风子 (楼主)
2019/10/13 18:28

嘛,我觉得复仇故事之所以吸引人,一方面要仇人有天然的邪恶性,另一方面则是需要通过复仇达成一个好的结局,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,要是最后家族子裔断绝,那这样的复仇不就显得没有意义了嘛

回复
举报
三风子 (楼主)
维尔维亚
2019/10/13 20:01

家族子嗣断绝和复仇没关联的吧……

回复
举报
三风子 (楼主)
维尔维亚
2019/10/13 20:02

复仇最好的看的结局就是仇人死了,复仇者也壮烈成仁,这才够味儿

回复
举报
维尔维亚
三风子 (楼主)
2019/10/14 00:09

(; ̄ェ ̄)会有这种想法大概是因为复仇的人最后也成了不为人容许的恶吧

回复
举报
唐怪吖
露の世は露の世ながらさりながら
2#

没防寒保暖的都生病了

回复
举报
2019/10/13 19:15